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蘇州八卦茶事

易經課程 八字风水 起名擇吉 禪茶一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万物皆出于机入于机。研习国学,参悟易经,喜好棋、书,研学儒 释 道思想。 弘扬传统文化,净化社会人心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命相故事(一)  

2011-06-02 10:25:13|  分类: 易经课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命相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安富    整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相国寺中  一日预测四宰相


    《宋代事实类苑》第49卷记载:邓公曾对此书的编辑者(江少虞)说:“我刚考中进士时,与寇准一起到相国寺游玩,请一术士看相。术士说:‘您两人的面相都生得好,将来都会做宰相啊。'两人刚出得大门,又碰上张齐贤与王相公也来找这个术士看相,于是四人一起来到术士那里。术士一看之下,大惊,说:‘没想到一日之内,竟然看到了四位宰相!真是奇了怪了!'这四人听后,谁都不相信了,连旁边看热闹的人也都认为是术士瞎捧场,乱骗钱,大家一哄而散”。
    经此一算后,那位术士的声望大降,不再有人找他看相,以至穷困潦倒而死。可是,邓公、寇准等四人后来却真的都做了宰相。邓公还想给这位术士作传,但没有打听到他的消息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名相善相   一言不慎招杀祸


    北齐的皇甫玉,不仅是有名的宰相,还是看相的高手。
    显祖即位时,想试试皇甫玉的相术。令人用丝巾蒙住他的双眼,让他去"摸相"。皇甫玉一连摸了十几个人,摸一个,说一个,竟然都被他说准了。当摸到显祖时,他断定此人官位最高。旁边的人不服,暗中将两个厨子推倒他跟前,皇甫玉摸着这二人说:"这两个人只能有好吃的可品尝而已。"当场赢得了众人的叹服。
皇甫玉每天早上都在镜子里看自己的气色,常常说自己会凶死。有一天早上照镜子时,见凶气已经浸漫到了印堂和鼻头,知道大事不妙了,便对妻子说:"我的死期已经到了,恐怕难活过今天的中午啊。"
    结果,当天中午他就被皇上招去杀了头。原因是皇甫玉曾私下对他的妻子说:"当今皇上在位只有两年了。"谁知这话就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,因此便招来了这杀身之祸,虽然这个皇帝真的在两年后下了台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卜先知   生前先敬参史人


    宋代廉宣所著的《清尊录》记载:魏国公韩琦退休后,住在洛阳。
    有一天,韩公患脚病,睡在家里无聊,就派人把精通易经的邵康节请到自己的卧室。邵康节笑着问他:"有没有其他客人来啊?"韩公也笑着答:"病了心理烦躁,儿子来,也要催他快走。"他指指邵康节坐着的床说,"这个床,是专门为你设置的。"邵康节看了看卧室又说:"请再取一张胡床来。"韩公问原因,邵康节说:"今日中午,应该还有一位骑白马穿绿衣的少年来拜见你,你虽然病了,也要见见他,因为此人将来会负责修史,必将为你写传记。"
    韩公平素非常敬重邵康节,很相信他的话。于是便嘱咐看门人:"今天还有客人来,不管贵贱,都要立即通报我。"
    中午时,范祖禹和叶梦得二人来了。韩公热情招待了二位后,对叶梦得说:"我年老患病,不久将死,平生碌碌无成,但仍怀一片忠心,为国家效力。将来写我的传记时,还要劳驾先生您费神了。"叶梦得见这位三朝元老如此看重自己,受宠若惊,连忙离席致礼。
    十余年后,朝廷组织人编写《裕陵实录》时,真的让叶梦得来负责写韩公的传记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指物可测   随便道来即成谶


    清代袁枚《子不语》卷3记载:甘肃参将李璇,精易经,自称李半仙。他能通过观察某人身边的一个物体,推断出此人的吉凶祸福来。
    少詹(四品学差官)彭芸楣,与翰林沈云椒两人曾找李璇算命。彭云椒指着一块砚台请他预测。李璇推断说:"这石头砚台又厚又重,呈八角形状,有尚书的外貌,可惜只能用在书房,不能作为镇守边疆的材料。"沈云椒随手拿下身上佩戴的手巾请测,李璇说:"手巾为素雅洁白的丝织物品,当然是官场的高雅之物,可惜尺寸小了一点啊。"
    三人正在谈笑预测时,云南省的同知(五品官)王某人也来算命。王某取了一杆烟管请测,李璇看着那杆烟管说:"这烟管由三部分镶合而成,你当官后大概经历了三上三下吧?"王某回答:"是这样。"李璇接着说:"先生此后为人,一定要吸取以前的教训,不能再像烟管那样待人接物了。"王某问他:"什么意思啊?"李璇说:"这烟管很势利啊,用它的时候就浑身发热;用不着的时候就冰冷无情。"王某一听这话,就既惭愧又沮丧地走了。
    三年后,彭云楣的学差官任期已满,回京后故意也拿了杆烟管去请李璇预测。"你还会被任命为学差,"李璇说。彭云楣奇怪地问:"有什么道理吗?"李璇解释道:"这烟管啊,不是个吃得饱的东西。学差呀也是个不发财的官职。烟管一天到晚替人呼吸,你这个学差也只能一年到头替穷书生吹嘘。"时隔不久,李璇果然又被任命为学差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盲师一卦   二十年后竟无差


    唐代李冗《独异志》里记载:盲人葫芦生精通易经占卜。刘辟刚刚考中科举后,就找到葫芦生算卦,预测将来的官位如何。葫芦生起了一卦,名叫"无妄之随"。推断说:"从今天起至二十年后,你的官位在西南方。最后会不得好死。"
    不久,刘辟跟随韦令公到西南方的四川任职,官至御史大夫,行军司马。二十年后,韦令公病死,刘辟上奏皇帝想接替韦令公的官位,皇帝不答应。刘辟就化妆成老百姓,骑马去找到葫芦生,请求算算前程。葫芦生起卦,又得"无妄之随"。于是便说:"我二十年前曾给一个人算了一卦,卦名叫'无妄之随',今天又占得同样一个卦,难道你就是二十年前找我算卦的那个人吗?"刘辟连连称是。葫芦生说:"如果你就是以前找我算卦的人,那么灾祸马上就要降临到你的头上了。"
    刘辟不相信葫芦生的话。骑马返回四川后,率兵叛乱,旋即被唐宪宗的军队擒获,斩杀于藁街街头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两次相面   前后结果生变化


    宋代洪迈《夷坚志》卷7记载:丁湜年轻时,长相英俊,颇有才气,可是却喜欢赌博和嫖妓。其父骂过打过后,见无效果,有一次便将丁湜捆绑起来,囚禁在空房里,并断其饮食。丁湜在快要饿死时,家中的老女仆可怜他,把他偷偷地放走了。
    丁湜逃出家门后,向亲友借钱,来到京城,并进入太学,取得了贡生资格。等到尚书省开考前,丁湜心中没有把握,就到相国寺去算命。相国寺的术士给丁湜看相后说:"先生啊,我看了很多人的相,都没有你的好,这次大考你会考得第一名。"说完后,这位术士还写下了"今年状元是丁湜"的大字条帖在墙上。
    算命后,丁湜得意洋洋,忘乎所以,老毛病复发,又去聚众赌博。手气好,一天就赢得了好几万。猛玩了两天后,想到考学的事,心里觉得不踏实。于是又去相国寺看相。那位术士一见丁湜,大惊失色说:"哎呀!你的气色怎么变了?看来你的状元是当不成了。可惜啊,上次我写下了你当状元的大字条,这将会毁掉我多年的好名声啊。"丁湜问他为什么两次相面的结果前后不一致呢,术士答:"相面首先要观察头部的天庭位置,这个部位光明润泽就必然诸事顺利。而你今天这个部位枯燥暗黑,莫非你这两天干过什么谋人钱财的事情,使命运变差些了呢?"丁湜便将赌博赢了很多钱的事告诉了术士,然后又问:"如果我将所赢的钱全部退还给人家,能不能补救呢?"术士说:"你既然已经做了谋人钱财的事,当状元还是没有希望了,但如果你能将钱全数退还掉,那么你还能考中甲科,不过名次会在五名之下。"
    丁湜返回后,将钱全数退还给了人家。科考开榜,丁湜果然排在甲科第六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易经算命  预言科举如看榜


    《夷坚志》第十九卷记载:王垂,字仲共,江西南城人。乙丑年参加全省考试前,去拜访算命先生史言方。史言方听他是南城人,便说:"今天早上费县的李鼎、周楠、余去病、石仲堪四位先辈来我处问前程,我通过预测后告诉他们,除了石先生外,其他几人都能考中。"史言方问王垂熟悉什么经书,王垂说自己熟悉《易经》。史言方又说:"南剑县的邓伟先辈也熟悉《易经》,他来我这儿问卦,我算他今年会考取第一名。"
    接着,史言方问了王垂的生辰八字,推算后说:"你今年考不上,后年也考不上,你应当在辛未年才能考上。"后来,这六个人的功名,果然都像史言方所预言的那样。
    辛未年,王垂参加朝廷考试,之前,又与同乡江秉钧去找史言方算命。史说:"你俩考取的名次都不是很高。王先生尚能列在黄甲。江先生的八字中带隔角煞,必然是过继给别人的吧。"二人惊叹不已,因为江秉钧确实是甘家的儿子过继给江家的。考试的结果,都如史言方所测,王垂名列第四甲,江秉钧名列最末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奇哉怪也  摸脉能测儿子命


    宋代周辉《清波杂志》载:作者曾听他父亲的朋友许志康谈论"太素脉",说可以通过摸手脉来推断人的吉凶祸福。他说,治平中(公元1065~1066年),汴京有个智缘和尚,曾为宰相王安石诊脉,从脉象上看出王的儿子有考中科举之喜。第二年,王的儿子当真考中了进士。王安石还为智缘和尚题词:"妙应大师智缘,诊父之脉而知其子有成名之喜。"
    翰林王承旨认为,自古没有通过脉象诊断出儿子考功名的先例。智缘和尚反驳说:"古代秦国名医和诊晋侯之脉,即知其良臣将死。既然良臣的命运能从晋侯的脉象中摸出来,从父亲的脉象中摸出儿子的命运,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?"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好易成痴  富贵于我如浮云


    清代黄协埙《锄经书舍零墨》记载:居住在南邑鹿溪镇的马敬六先生,嗜好易经占卜技术。有一次,他与老师唐柴溪一起去京城参加科考。临走前,占了一卦,他对老师说,我们两人都能考上,老师您是第一名。
    开榜后,榜上不见唐柴溪的名字,众人都嘲笑马敬六的卦不灵。马敬六对自己的测算坚信不疑,仍然说:"我的老师一定考中了,是第一名!"第二天,唐柴溪的名字果然登上了续榜第一名进士。
有一天,马敬六路过朋友的书斋,朋友想一试他的算卦功夫,故意用杯子盖着一样东西叫他测算。马敬六一算说:"这个东西是竹子做的,长不过二寸,腹内是空的,头部的颜色是红的。"朋友笑着说:"我盖着的东西是一个竹子做的笔帽,被你测中了,但是头部的颜色不是红的,这点错了。"马敬六要求打开杯子看看,一看之下,笔帽的头部果然染有朱砂红颜色,原来是学生所为,朋友并不知道。
    马敬六虽然考中了举人,但不愿做官,回到家乡种田读书钻易经。他经常拿器物做实验品。有一天,他预测他家里的一件古瓷器会在当天中午被打碎。他就好奇地把这件古瓷器放在桌子上,亲自守在旁边注视着它,看它会怎样被打碎。守到中午,夫人叫他吃饭,他呢,正看到紧要处,对夫人的叫唤置若罔闻。夫人看见他那痴痴呆呆的模样,气不打一处来,拿起那件瓷器就砸在地上,瓷器顿成碎片。马敬六一边笑一边点头说:"哦,哦,是这样碎的啊,灵验,灵验!

"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聚散  茫茫天数早有定


    宋代马永卿《嫩真子》记载:洛阳书生张起宗,年约四十,以教书为生。
    有一天,他在街上行走,看见过来一大队车马人群。询问路人,才知道是文彦博从成都调职归来,姬妾差人都穿着很华丽的衣裳,不时散发出阵阵芳香,文彦博心中羡慕,叹了一口气说:"我与文彦博是同一年出生的人,他是那样阔绰,我是如此寒酸,怎么能和人家比呀!"这时,旁边的一位盲人命师听见了,就说:"秀才啊,我替你算算命看看。"张起宗便向他告诉了自己的生辰八字,只见这位盲人命师将百余个算`子布置在地上,约有几丈长,推算了许久,才对张起宗开口说道:"真可笑啊,你虽然与文彦博的命格大运不同,但是三十年后,你和他的小运相同,可以与他同桌吃饭九个月的时间。"
    三十年后,奇迹发生了。某日,七十多岁的张起宗正在会节园教书,突然有人请他去见一个人。他去了一见,不是别人,就是文彦博。原来文公退休后,也住在了洛中,今日没事游玩到这里,听见有人教书,就把他叫来聊聊。一聊之下,才知两人是同年,话也谈得比较投机,遂成了朋友。文公还叫张起宗为"会节先生"。此后,文公只要是请客,就必请张起宗;他去参加别人的宴会,也要把张起宗带上,张起宗不去,文公也就不去。就这样,一直到文公去河阳看望当知府的儿子时,两人才没在一起,一算两人在一起同桌吃饭的时间,刚好是九个月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农家小子   命中注定娶双妻

 

    清代俞曲园《仙馆笔记》记载:作者的家乡淮安来了一位算命瞎子,算命算得很神。有一个姓李的小伙子找他算命,瞎子说他会娶双妻,并生三男三女。小伙子笑着说:"开玩笑!我一个农民的儿子,不打光棍就谢天谢地了,哪里还会有两个老婆呢。"瞎子说:"可是命该如此啊。"
    又有一个陈老头算他女儿的命,瞎子说:"你女儿呀,是个给人家当小老婆的命。"陈老头一听,气得脸都憋红了,不满地说:"老子有田有地的,不会把我女儿嫁给人家当小老婆的!"
没几年,那个姓李的小伙子娶了一个赵家的姑娘为妻。可是,只六个月就生下了一个儿子。乡亲们都偷着笑,小伙子的父亲认为是家门不幸,便将儿媳赶回了娘家。赵家人明知自己姑娘是贞洁的,但无法解释六个月就生儿子的事,只好委曲着。
    不久,姓李的小伙子就续娶了那位陈老头的女儿,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,只六个月又生下了一个儿子!这下那赵家人可有的说了,一家人浩浩荡荡杀进李家,说你李家骂我女儿不贞洁,现在他陈家的女儿还不是同样六个月就生儿子了吗?要走人的话,就把陈家的女儿也赶走;要留人,就得把我赵家的女儿`也留下。
李家父子被闹得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,想不出办法来应付。最后,长辈亲戚出面调解说:"赵家与陈家,都是很清白的人家,两家的女儿也都贤淑贞节,六月生子很可能是特殊情况,我们就不必疑神疑鬼了。现在李家去把赵家的女儿接回来,按先来后到的次序,赵家女为大老婆,陈家女为小老婆,一夫双妻吧。"
   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。两个女人后来相处得还不错,并各生了三男三女,生男孩都怀孕了六个月,生女孩则都怀孕了十二个月,面对这种情况,就不再有人说闲话了。
    陈老头的女儿,安安心心的做了小老婆,瞎子的话都应验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出生地异   制军中军命不同

 

    明代王椷《凝斋秋灯夜话》记载:有一个算命先生,住在广东海珠寺,自诩算命很准。
一天,他被广东的制军叫去,问他:"人的命相同,在官职大小上也就应该相同吧。可是我的命和一个中军的命完全相同,然而制军的官儿比中军的官儿大了好几级呢,你能说出其中的原因吗?"对此提问,算命先生无言以对。
    回到海珠寺里,算命先生又细想了半天,头都快想炸,还没能找出合理的解释。夜深了想得还不能入睡,便在寺院的台阶边走来走去,嘴里嘀咕着甲乙丙丁之类的词儿。这时有一个寺院烧火煮饭的和尚看见了他,就问:"你在苦想什么啊,遇到难题了吧?"算命先生轻哼一声道:"你知道什么呀,别来多嘴!"和尚说:"你说说试试看啊,或许我知道呢。"算命先生就把白天的事说了一遍。和尚说:"那一天出生的人啊,都是有贵气的。但那一天是贯索星(主管监狱的星神)值日,如果能得到这位星神的照应,那贵气就大多了。你说的那位制军恐怕是出生在监狱里的吧?"算命先生听了,既惊讶又兴奋。次日一大早就跑去谒见制军,询问他的出生地。制军说:"生我时,先父因事坐牢,我出生在监狱里。"算命先生激动地说:"真是这样啊,怪不得您比中军的官要大好几级呢!"于是便把和尚的话告诉了制军。
    又有一个太守,在没有发迹时,他的一个朋友给他算命说:"命里没有官,不管你怎样努力奋斗,都只能是个乞丐。"他不信,骂他是胡扯。后来通过自己不断进取,终于登科及第,当上了太守。那位算命的朋友甚感惭愧,认为是自己学艺不精。于是就走访四海高人异士,但都把太守的命推断为乞丐之命。他就更是想不通了,其他人的命都能算准,为什么这个命会有这么大的出入呢?
    一天,这位朋友到皇宫中的钦天监,遇到了一位精通算命的高人。他把太守的命给这位高人看,高人看后说:"这命出生的那一天,有文曲星照临,天厨星化解,如果命主出生在学校或文庙等文明之地,则必然大贵。"
    朋友回家后,再找到太守,询问他出生在哪里。太守的母亲听见了,就回答说:"当年在外避难,天都快黑了,又要分娩,没有地方去,就在一个文昌庙里生下了我儿子。我儿子现在当官,还有这个原因啊,命学的道理也太深奥了。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备后事   预知死在庚戌月

 

    清代俞樾《荟错蕞编》记载:明代御史钱一本,是个比较正直的人。因多次弹劾朝中官员的不良之举,得罪了权臣,后来被罢官回家。
    钱一本知识渊博,除了精通史学经书之外,还精通《易经》。一天,他忽然谢绝亲友,开始筑建自己的坟墓,并立下了《寄窝逋客》的碑志。就在挖土建坟时,挖出宋代绍熙年间的一枚铜钱。这枚铜钱背后有一个"元"字,估计是绍熙元年庚戌年铸造的。当时,钱一本推算自己将死于当年的庚戌月(即阴历九月),便写了一首诗,其中有两句为:"庚戌年遥未易逢,今年九月便相逢"。果然在坟墓建好后的九月,他就如期过世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每天一卦   今日客人将折足

 

    诗人陆游的《老学庵笔记》里记载:明州(今浙江鄞县)船厂主晁以道,对易经深有研究。他每天早晨,都要衣冠整洁地焚香占卦。
    有一天,某书生拜访他。临走时,晁以道对客人说:"我今天早晨起卦,卦象上有折足的预兆,但不是我,而是客人。你出门后要千万小心,不可大意,谨防摔伤足部啊。"
这位书生虽然小心着走,但在巷口还是摔了一跤,胫骨折断,治了几个月呢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西羌犯境  仁宗问卦竟无殃


    苏辙《龙`川别志》记载:宋代的徐复,精通卦术。当时,有个和尚算卦很灵。某衙差曾向和尚问卦,和尚说:"大凶啊,你将犯法被处以死刑。"并且还说:"你今晚回家,会有一位异姓亲戚拜访你,刚坐下不久,门外就会有两马相斗,一匹母马堕胎,生出了一个长有三条腿的小马驹。今晚你回去后,如果所遇到的经历和我刚才所说的一样,那么你就死定了!"
    衙差当晚回家后,遭遇了那位和尚所说的一切。次日一早,他就赶紧跑到和尚那儿,询问有没有解灾的方法。和尚回答:"如果你离家远一些,可能灾祸会轻一些。"衙役辞别和尚后,就去向上司请求辞职,并说明了问卦的事。上司也相信算命,遂同意了他的请求。
    衙差回家收拾了行李,出门避灾。哪知乘船时不小心与人相撞,竟然将对方撞落水中淹死。衙差本当要被判处死刑,只因他的先前的辞职报告里早已写明此事,上面便将其死罪减缓了。
徐复听说了这事,想自己虽然卦技不错,但比这和尚的水平还是差一点,于是就去拜这位和尚为师。和尚对他说:"我的预测术与你的预测术是相同的,只是有些方法我无法传授给你。"徐复说:"请把你算那件事时的年月日时告诉我吧,让我试着算算看。"和尚答道:"可以啊,你尽你自己的技术去算,但如达不到我的程度,我也就没有办法了。"
    徐复回家推算了一天,居然也将和尚测算出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推算出来了。只有母马堕胎生出三条腿的小马驹一事,硬是算不出来。徐复将推算过程告诉和尚,和尚说:"你的悟性和技术就只有这么高,不可再去强求了!"
    公元1044年,西羌大举进犯我中国,朝野顿时一片惊惶。宋仁宗更是忧郁异常。于是把徐复召来,向他询问国运。徐复说:"目前的国运,类似唐德宗避难暂居奉天。"仁宗问:"难道我朝也会走到这一步吗?"徐复回答说:"虽然气运如此,但由于陛下的道德比唐德宗高尚,因此不必过分忧虑。唐德宗猜忌功臣,急功近利,企图用兵征服天下。他的道德与气运结合,使他失去了京城,逃至奉天。陛下您就不一样了,恭谨勤俭,责己则严,责人则宽,爱民如子,体恤大臣,这西羌入侵,连连战乱均非陛下所引起。所以啊,西羌不久即将战败,天下又会恢复安定的。"宋仁宗听了很高兴,想请徐复做官,徐复不愿意,宋仁宗便授予他"处士"称号。后来局势的发展,也果然同徐复的预言一致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北宋将亡   倪辉卦象早知机

 

    洪迈《夷坚志》记载:成都人倪辉,很会算命。靖康丁未年(公元1127年),京城战乱。成都的官员虞齐年、窦卞二人一起去找倪辉,向他询问国家的命运。倪辉说:"此时正是古人所谓三月无君之时啊。天文学家以闰月为天纵,去年置闰在十一月,北方(金国)势盛,火至此衰歇,京城如果失陷,必然在这一月。假使制定日历的官员有先见之明,把闰月安置在五月,以助火的力量,也许还有可救之道,但现在已经无法挽回了。然而我以术数推算,国家的气数至丙午年为一个周期,今年的五月一日,国运就开始要复苏了。今天离五月还有两个多月呢,不知道卦上能否得到此日?"
    说完这话,他请虞、窦二人各占一卦。虞占得"申酉戌",窦占得"戌酉申"。倪辉高兴地说:"不必忧愁了!两个卦都是始凶终吉,宋朝的国运应该要从此时恢复了。卦中敕书神动,不出一百天,必然就有敕书前来。"虞、窦二人听了,又惊又喜。不久,果然传来了京城在闰十一月被金兵攻陷的消息。到次年的五月一日在南京即位,建立起了南宋王朝。敕书到达的那一天,离倪辉算卦之日刚好是九十五天,没出一百天。
绍兴二年(公元1132年),虞齐年的儿子见到倪辉,倪辉对他说:"我今后不能再与你相见了,因为明年我的命运进入了末限,本来想派我的小儿子去某地求神消灾,但也顾不上了。"到了第二年的春天,倪辉应验了自己的预言,离开了人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清军入关   天下得失数难逃

 

    《古今怪异集成》里记载:统一女真诸部的努尔哈赤生了十六个儿子,第八子皇太极继位,皇太极死,第三子福临(顺治)继位,多尔衮任摄政王。
    当初,清军入关时,多尔衮曾在途中向一位术士占卜过未来吉凶。术士说:"虽然吉利,但恐怕后来没有好结局。"多尔衮请说详情,术士又说:"得江山者摄政王,失江山者摄政王。"多尔衮一听,更不明白,"那会由我得到江山,再由我而失去江山吗?"他这样问术士。术士看着他的眼睛,点点头说:"将来自会应验的。"
    多尔衮接着追问:"究竟天下是谁的?"术士回答:"孤儿`寡母得天下,孤儿寡母失天下。"多尔衮听后,相信这位术士的话含有天机,不可违背。想天下既然不属于自己,而属于孤儿寡母,便按照术士的预言,在占领北京后,把清世祖福临母子迎接入京,拱手让孤儿寡母坐了江山,自己只当了个摄政王。
清朝经过一度强盛之后,最终还是败在了慈禧太后与宣统皇帝这些个孤儿寡母手里,应验了当初那位术士的预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对联测命   神奇巧合令人惊

 

    《古今怪异集成》记载:清代顺治年间,北京有个外号李神仙的命师,算命很灵。山东人李吉津曾向他询问前程,李神仙掐指一算后,并不给他细说前程,只是当场给他写下一幅对联,让他自悟,说是以后自会应验。这幅对联是:"洗耳自闻高士洁,披襟不让大王雄。"
    半年后,李吉津因事获罪,被流放关外。在路经永平(今河北省玉田县)时,有一位秀才在路旁迎接他,自称生活无着落,求他资助。李吉津问他的姓名,秀才说叫高士洁。李吉津大为惊讶,因为他的名字居然和那幅对联中的名字一字不差!
    李吉津出关以后,又有一位姓王的守备来迎接他,在闲聊时便说起了李神仙的那幅神奇对联,王守备听了更加惊讶地说:"真是太神奇了!我就是下联那句'披襟不让大王雄'中的王雄啊!"
    康熙庚寅年,皇帝命李吉津返回北京任职。李吉津与同僚们谈及此事,太史尤展成更爆惊奇,说那幅对联竟然是他当年戏题的一首诗中的词句!大叹李神仙怎么会一字不差的增给你李吉津,而又那样神奇的预言了你后来的命运呢?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